最新文章
学术讲座
苏丹籍学者加法尔博士做客上海伊斯兰文化论坛(二十四)
发布时间:2018-04-04 12:38:52

苏丹籍学者加法尔博士做客上海伊斯兰文化论坛(二十四)

 

    

2016年5月25日上午9:30,应上海师范大学哲学与法政学院邀请,苏丹籍学者加法尔博士(Dr. Gafar K. Ahmed)做客上海伊斯兰文化论坛(二十四),并以“中东的穆斯林兄弟会:政治伊斯兰的未来(Muslim Brotherhood in the Middle East: the Future of Political Islam)”为题,在新文科大楼802会议室为广大师生带来了一场精彩的讲座。

加法尔先生是南京大学博士,并曾在北京大学做博士后,他是中非关系史和中阿关系史的专家,目前在卡塔尔驻华使馆担任外交官,同时还是北京大学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研究所专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兼职研究员、南京大学元史研究室兼职教授、喀土穆苏丹学研究中心专家,在我国、阿拉伯世界和西方世界出版多部阿拉伯文、英文和汉文的学术著作。他在华工作生活二十多年,之前也曾参加过我院的伊斯兰文化论坛、学校非洲研究中心主办的中非关系学术会议,是我国和上师大的老朋友,此次值其在沪度假良机,我院有幸邀请他来举办讲座。

    加法尔博士对政治伊斯兰、“伊斯兰国”等问题颇有研究,也出席过40多场与政治伊斯兰相关的学术研讨会。他首先指出,要理解、处理政治伊斯兰、“伊斯兰国”等问题,首先应理解其思想根源、意识形态,本讲座主要分析穆斯林兄弟会(以下简称“穆兄会”)与政治伊斯兰的关系问题。

    1928年哈桑.班纳成立穆兄会于埃及,后来发展为一个世界性的宗教组织,现在包括中俄在内的65个国家有分支组织。其意识形态是逊尼派伊斯兰与泛伊斯兰思想,认为《古兰经》是宪法、“圣战”是事业,希望遵循“真主之路”,以伊斯兰教法建国。其原始文件显示与“伊斯兰国”的政治主张密切相关,两者都强调建立哈里发统治的伊斯兰国家,并且通过“圣战”、暴力途径实现其主张。

    具有80多年历史的穆兄会在苏丹、埃及、突尼斯、土耳其等国都有执政经验,加法尔博士对此作了简要介绍:

    1989年穆兄会通过军事政变统治了当时非洲最大的国家苏丹,执政伊始,穆兄会号称追求公正、平等等原则,认为伊斯兰教是解决社会诸多问题的唯一方案,但是20多年的统治结果却与其标榜的恰恰相反。穆兄会主张建立大伊斯兰国,而苏丹还有基督徒、非洲传统宗教信徒等非穆斯林,他们与穆斯林是两种不同的公民身份,不甘心做二等公民的他们寻求出路,经过长年内战,他们割去了38%的领土而宣布独立。穆兄会不相信民族统一、祖国的概念,而是追求哈里发统治的大伊斯兰世界,自1990年至2005年在苏丹推行全面的伊斯兰化政策,40%的苏丹人(800万人)因而成为难民。原本颇具包容精神、求同存异的苏丹在穆兄会治下专权独裁,清除异己。穆兄会先是夺取政权,然后又掌控市场、经济和教育、高校,接管了社会方方面面,最终造成苏丹国土分裂,如今国家满目疮痍,治安恶化,经济衰退、社会分崩离析的局面。

    穆兄会与“伊斯兰国”有密切关系,苏丹一直支持基地组织、索马里青年党,1995年还请本拉登前去居住。巴格达迪宣称组建“伊斯兰国”两年之前,“伊斯兰国”便已渗透到苏丹的行政系统,巴格达迪还曾宣布在苏丹有代理人,“伊斯兰国”有四十多位苏丹籍年轻人受训成为中坚武装力量,苏丹政府对此态度却十分暧昧。两年前的圣诞节,苏丹籍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枪杀美国外交官,苏丹政府在美国抗议之下,假惺惺地辩解并将犯罪分子关到监狱,而6个月前这些人却意外逃脱,也许是受到了苏丹政府的掩护。

    喀土穆大学医学院被“伊斯兰国”渗透,学生表现出强烈的政治伊斯兰意识形态色彩,一年前在没有护照的情况下一群青年学生竟能乘坐飞机到土耳其,再从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参加“伊斯兰国”的武装活动,其中一位甚至还是苏丹外交部发言人之女,若无政府纵容这些根本无法可想。两个月以前尼日利亚政府指控恐怖组织在肯尼亚进行恐袭,其中有三位苏丹人,尼日利亚指控苏丹,苏丹政府在压力下声称两人已逃,将一人交给尼日利亚处理。

    不同于在苏丹的武力政策,穆兄会在埃及是通过民主选举而夺得政权,穆兄会统治埃及的一年期间,专横跋扈,企图全面推行伊斯兰化政治。他们排斥异己,任人唯亲。但埃及教育基础和军人传统深厚,社会知识精英阶层强大,伊斯兰化未获成功,穆兄会政权被人民推翻。

    在突尼斯,掌权的穆兄会政府认为世俗化影响较大的突尼斯不适用政治伊斯兰,宣布政治伊斯兰仅成为历史,并改用“伊斯兰民主”的口号,这是战术调整还是战略转变尚待观察。中东部分学者对“战略转变”持怀疑态度,认为突尼斯穆兄会领导人对西方与自己人采取了不同的话语体系,其领导人接受法国《世界报》采访时认为其政策就是把政治伊斯兰转变为穆斯林民主,然而就在同日的党代会上,他却又宣称“把宗教从政治中分离出去是令人惊奇的”。无论如何,其党代会最终还是通过决议,把政治伊斯兰视为历史,决心推行政教分离,走新的民主化道路。此番表态与决议是真正转变还是只是说给基督教政党听,还有待观察。

     土耳其的世俗化也比较强,精英阶层强大,伊斯兰化进展缓慢。然而过去几年,通过外国武装分子从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组织进行恐怖活动,以及土耳其经历的三场危机,还是可以看出穆兄会的影响。

     接着,加法尔博士分别指出各大国对穆兄会的看法。俄罗斯政府明确表态将其定性为恐怖组织,美国则在过去与穆兄会保持同盟关系并利用其在中东地区从事反共、反俄活动,使其服务于美国在中东、伊斯兰世界的政策而未将穆兄会列入恐怖组织。“阿拉伯之春”事件中,也可看出美国外交通过穆兄会取得联系。英国智库未将穆兄会视为恐怖组织,但称其是处于导致恐怖组织的第一步的进程中。中国则在穆兄会问题上选择沉默,立场尚不明确。

    美国学者试图让中东乃至全世界相信穆兄会是“温和”的,是可以组织、利用、参考的。加法尔博士认为仅以苏丹为例便可反对这种说法,穆兄会给苏丹带来了深重灾难,30多万人惨遭屠杀,它对中东造成的灾难比“伊斯兰国”多的多,所以是彻头彻尾的恐怖势力。

    中东成千上万的社会精英、知识分子思考认为未来还是应走世俗化、现代化、政教分离、公民社会之路,只有这样才能实现稳定、和平与经济增长,道路是漫长的,但还是要有耐心。

    最后,加法尔博士就如何战胜恐怖主义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指出应当在全世界寻找其思想、意识形态根源,将“共同的安全组织”、“经济发展”、“温和中正的意识形态与政治文化”三个因素结合应对。在中国也是如此,应当用中正温和的伊斯兰意识形态赢得穆斯林的心。加法尔博士走访过我国许多穆斯林聚居区,发现清真寺和穆斯林的图书馆里收藏的多是政治伊斯兰书籍,比如伊本。泰米叶、赛义德.库图白、格尔达威等著作,中国年轻穆斯林对中东温和的伊斯兰一无所知。加法尔博士几年前在北大做研究时介绍了中东许多温和思想的书,其中宣扬的是把宗教从政权中分离出来,不主张建立伊斯兰国家,并认为国家先于宗教,突出公民身份以及对国家的责任。可惜中国青年对此一无所知。如果不把这些书籍翻译介绍进来,年轻的穆斯林很可能会成为穆兄会、“伊斯兰国”首选的目标。

    讲座之后在座师生与加法尔博士交流。我院宗教学专业吴雁副教授就穆兄会在土耳其推行的伊斯兰化政策与加法尔博士探讨,加法尔博士指出穆兄会在土耳其的伊斯兰化进程非常缓慢,但是也出现了妇女地位降低、经济不景气等问题,不过土耳其政党内部发生分裂,使其伊斯兰化进程并不顺利。土耳其强大的世俗传统仍在,未来有待观察。

    王建平教授指出欧洲通过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工业革命、现代化才有了今天的成就,而伊斯兰世界似乎缺乏这样的过程。加法尔博士认为欧洲经过几百年才有了今天,在欧洲处于蒙昧的中世纪时,伊斯兰世界曾经是“启蒙的”,先进的,向欧洲传递先进知识文化。但不可否认的是伊斯兰世界现在确实落后了,这在某种程度上与“石油美元”有关,1972年沙特凭借石油美元政策积累大量美元,与瓦哈比主义结合,给政治伊斯兰注入了强劲动力。现在石油价格下降,政治伊斯兰也受到影响,中东现在至少有超过300本叙述温和中正伊斯兰的著作,这些也是“新启蒙”的先期理论基础。他认为伊斯兰世界的启蒙不会用数百年时间,经过这段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笼罩的困难时期,会迎来光明的未来。

    此外,加法尔博士还建议中国智库多聘请中东学者,以“阿拉伯之春”为例,中国对此事件的发生十分惊讶,智库学者不得不临时纷纷出国调查,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中国对中东的了解远远不够,很多人只注意到极端、保守的一面,其实部分保守的海湾国家人口只占了10%,中东还有大量的友好、现代的穆斯林。应当多进行译介工作以及田野调查。他寄望我国政府成立基金会,做出既不同于美国又不同于中东的、中国特色的学术研究成果,加法尔博士本人也愿意为此贡献力量。

    加法尔博士对中国的关心和深厚感情令人感动,他的讲座内容丰富、视野开阔,对听众很有帮助与启发。

    本次讲座由哲学与法政学院副院长朱新光教授致欢迎词,宗教学专业王建平教授主持并担任翻译。出席讲座的还有上海民族和宗教文化研究中心的黑颖博士与赵纪伟博士,我院宗教学专业吴雁副教授,校图书馆馆员汤诚,我院以及其他学院部分研究生及科研人员也参加了这次讲座。

 

 

                                              2015级宗教学硕士研究生 崔翔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