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学术成果
1931年喀什的植树节??八十多年前瑞典传教士留下的老照片解读
发布时间:2018-04-04 18:47:49

1931年喀什的植树节

八十多年前瑞典传教士留下的老照片解读

 

上海师范大学哲学学院  王建平

 

2010年暑假,我在瑞典国家档案馆查找有关中国伊斯兰教的资料时,发现了一幅很有意思的照片。这张历史老照片的内容是有关民国二十年(1931年)在新疆喀什旧城疏附县当地军政人员和群众庆祝植树节的合影。根据照片边上的简短的瑞典文字说明,摄影者有可能是当时瑞典基督教行道会的传教士古斯塔夫?皮拉尼亚(G. Piranian)先生,或者要么是斯文?赫定考察中国西北探险队的瑞典队员。总之,摄影者肯定是瑞典人。

这里有必要先介绍瑞典行道会到新疆喀什传教的背景。1878年,瑞典王国的路德宗教会中分出了一个小宗派,名字是“瑞典基督教行道会”。它成立伊始就提出了以欧亚内陆为传教战略重点,因此决定先向沙皇俄国派遣传教士。最初的传教活动是在俄国首都圣彼得堡附近周围,后来延伸到乌拉尔山、高加索和伊朗等国家和地区的各少数民族中。瑞典行道会的传教团多年来还一直在中国湖北地区进行差会并建立传教站的活动, 他们想在高加索地区和中国内地之间再建立一系列新传教点, 以便于能够连接一线而成为一个宗教差会的网络。向新疆喀什地区派遣传教士并建立差会站就是在如此考虑下出笼的。

从第一位瑞典传教士于1892年到达新疆至1938年最后一批瑞典传教士被新疆军阀盛世才驱逐出境为止,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瑞典行道会在喀什地区总共建立了四个传教站:喀什(1894年)、叶尔羌(现名莎车,1896年)、汉城(现名疏勒,1908年)、英吉沙尔(1912年);总共有68个瑞典男女传教士前后来南疆地区参加传教活动,同时在所在的差会站建立的学校、医院、孤儿院和印刷所中工作。

瑞典行道会在新疆的传教是异常艰难的。单单从瑞典到新疆的3000英里(约4千公里)长的陆路旅途就需要非凡的精力和勇气。根据瑞典传教士的说法,新疆那里的生活条件是原始的,气候险恶,日常生活中易发疾病。传教士的差会工作在身心和心理上都必须忍受万般困难。甚至有个别传教士及家属成员在传教事业中因病或其他原因去世而被埋葬在喀什地区。瑞典传教士通过向当地穆斯林提供了多方面的社会公益事业包括医疗、教育、经济、技术、卫生等帮助而给当地群众带来了一定的实惠,他们的坚韧努力使现代文明和西方的科学技术及医疗护理等先进事物影响和作用了新疆维吾尔穆斯林社会的生活。因此,瑞典传教士在新疆的差会工作已经远远超越了宗教的意义,它在文化范畴来说是一次比较成功的交流和合作,当然,这期间也充满着伊斯兰教与基督教的碰撞、交流和交锋。

下面我们介绍这张历史照片中的核心人物马道台,即马绍武先生。道台是当时人们对喀什地区最高军政官员的称呼。马绍武(1874-1938),又名马世英,回族。他生于云南通海,是伊斯兰教苏非派哲赫林耶教团创始人马明心的五世孙。19世纪下半叶,由于云南回民起义被清政府残酷镇压,而马绍武的祖辈因回民起义被连累遭殃,所以其家境显得比较贫寒。马绍武长大后被一位家产颇丰的穆斯林招赘为婿。虽然他在这期间学了不少伊斯兰教知识和汉文化知识,但为了改变社会地位,遂决定投奔时在甘肃西吉的哲赫林耶派教主也是他叔叔的马元章先生。哲赫林耶派在同治回民起义被镇压、马化龙被清朝政府处死后一度陷于低谷,但马元章教主引领哲派后势力有所恢复和发展。马绍武在甘肃得到了马元章的提携,同时又在《古兰经》经文知识方面继续深造而成为富有才干的宗教人士。为了加强新疆的哲赫林耶派势力,马绍武于20世纪初被派往新疆工作。在进疆之前,马元章教主叮嘱马绍武:既为官,又协助教门。

由于马绍武与当时新疆执政的总督杨增新同为云南人,所以被杨增新留在衙门里当文书先生。马绍武工作很敬业,杨增新于1914年镇压了哥老会后就提拔马绍武为库车的驻防安办(地方军事首领),由此从宗教界步入政界。1915年,马绍武任疏附县知事(相当于县长)时,由于宗教教派矛盾,他深受喀什提督马福兴的打击和排挤而被赶出喀什,出任乌什县知事。他在哲赫林耶教团中的地位、以及所掌握的人力、财力自非一般县长可比。马绍武对杨增新十分忠实,又熟悉杨增新的民族聚居区地方政策,在喀什道(即现在的专区)内,许多汉族官员无法解决的问题他则得心应手,顺利解决。

那时,马绍武能文能武,在汉文和阿拉伯文方面都有较好的功底,是个博学多才的宗教上层人士。此外,他还多次在吐鲁番、喀什等地修建清真寺及其它宗教建筑,又曾主持翻新过闻名西北的今乌鲁木齐南大寺。由于多方广行宗教善事,他在穆斯林中颇有声望,是新疆回族哲赫林耶派的重要首领之一。

1924年,新疆省长杨增新因喀什提督马福兴的势力渐渐独立坐大而决意翦除。经过杨增新几经斟酌,终于选中与马福兴矛盾极深的马绍武担任军事指挥。马绍武利用其宗教影响立即在吐鲁番、托克逊、鄯善等回民集聚地区很快招募了一千余名回族哲赫林耶派青壮年教民,组建为回队投入了赴喀什讨伐马福兴的军事行动。马绍武袭击喀什一举成功。此后,杨增新论功行赏,马绍武先被任命为和田道尹,不久即改任喀什道尹。金树仁上台后,他又出任了喀什区行政长。1924年至1935年的十余年间,由于马绍武的文武才能和特殊的宗教地位,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喀什军政界供职。马绍武曾经一度集喀什地区的军、政、教三权于一身,成了南疆叱咤风云的重要人物。在当时,全新疆上下流传着一种说法:把马绍武放在喀什,胜过在那里驻扎十万军队,此话当然言过其实,但从中不难看出马绍武其人在南疆社会政界和宗教界的影响之大。在确保南疆稳定及中国主权完整,在防止外界势力干涉新疆及防止新疆文物流失方面,马绍武配合杨增新主政新疆特别是南疆方面是做了不少工作的。

照片中的其他人物有马绍武的儿子以及包括喀什各族群众,这里面当然有不少军官和行政官员。他们在马绍武道台的带领下参加植树造林活动后拍摄的集体照。

现在我们来谈一下为什么在喀什设立植树节的问题。新疆大多数地区是沙漠,水资源较少,自然环境是相当不如人意的。整个南疆地区如果把沙漠看作是海的话,那么散布于沙海中的绿洲就有些像岛屿了。如果像喀什这样的绿洲不重视植被和环境保护的话,那么,沙海就会逐渐把绿洲蚕食掉。这样对群众的生存以及对当地的经济发展具有极大的威胁性。所以,植树和水利建设等公益活动是喀什地区能否会繁荣以及人民生活能否安康提高的坚强保障手段之一。

民国时期的南疆地区,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说突厥语的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民族的居住地。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善待民生直接关系到穆斯林各民族群众的切身利益。加之,伊斯兰教在教义方面,也是提倡保护自然环境、多种树、多搞绿化活动。比如,被穆斯林奉为神圣经典的《古兰经》就教导人们说:“他【指安拉??笔者注】为你们从云中降下雨水,以培植美丽的园圃,而你们不能使园圃中的树木生长。”(马坚译《古兰经》,2760)圣训(穆罕默德的语录)中也记载过:“任何人植一树、精心保养、使其成长、结果实,必将在后世受到真主的恩惠。(见艾乃斯著、马风德译的《利雅德圣训集》,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 年)。可见,《古兰经》和圣训都大力提倡人们植树,绿化大地,保护自然。作为宗教领袖和行政长官的马绍武率领喀什地区的广大穆斯林群众在春天的生长季节里植树,甚至还专门设定了植树节活动,应该说功不可没,是造福于当地群众生活的事情,这张照片就是1931年喀什庆祝植树节的活见证。

这张照片也反映出这样的事实:即便在民国时期,中央政府因内外矛盾的交织还不是那么十分强大,但新疆喀什地区的地方政府肩负中国中央政府的使命以开发边疆、保卫边疆和施惠边疆人民为重要任务。因此,政府大力推行有利于广大穆斯林民生,有利于边疆地区的经营,有利于边疆的生态保护和环境保护,将植树节法定化,并且军政要员以身作则,率先垂范,植树绿化,发展边疆。照片见证了政府的效率和为民服务的出发点。照片还见证了宗教在发展社会经济和文化事业、加强环境保护的积极作用,见证了当时喀什各族人民团结一致的情景,更见证了新疆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任何企图把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的活动注定遭到失败。这张历史老照片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实际情况,可谓珍贵矣,今天特地以文字说明之。(此文登载于《开拓》杂志2013年第3-4期,第65-66页,并配有照片)